当前位置:首页 > 上下左右

上下左右

雄才大略 建功中原——论李先念同志在中原突围前后的军事斗争实践

发布时间:2016-08-29  所属栏目:上下左右  点击次数:255  返回上页

 

雄才大略 建功中原

——论李先念同志在中原突围前后的军事斗争实践

何光耀

李先念同志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从土地革命战争到新中国成立,在20多年的戎马生涯中,他身经百战,指挥了一系列重要战役和战斗,屡建奇功,显示出军事上的雄才大略。胜利拉开全国解放战争帷幕的中原突围,就是他的军事艺术杰作之一。本文主要论述李先念同志在担任八路军新四军中原军区司令员期间的军事斗争实践,以此纪念中原突围胜利70周年。

(一)坚守中原,担当大任

19458月抗战争结束至19466月解放战争开始前,李先念指挥新四军第五师和随后组建的八路军新四军中原军区部队,在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中原地区,进行了长达10个多月的战略坚持,牵制了国民党30余万军队,迟滞了国民党军向华东、华北和东北的进军,为兄弟解放区进行反内战准备,实施战略展开,赢得了宝贵时间。

日本刚宣布投降,李先念就以战略家的远见卓识,对内战的严重危险作了清醒估计。鉴于中原解放区的特殊战略地位,他清醒地认识到日本投降后在兄弟解放区可能会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局面,而在中原地区则不可能。国民党军为消除其向东北、华北、华东等解放区调兵遣将的障碍,必然首先向中原解放区进犯,因而指挥所部较早动手进行反内战准备。 
  在实施反内战的斗争中,李先念率先组织五师部队进行战略转变,及时向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提出了汇集部队、整编正规军的建议,得到党中央和毛泽东的同意。从19458月下旬开始,他即指挥五师部队停止对日伪的受降,着手进行集结主力、整训部队的工作。至9月中旬,五师野战军组建完毕,辖第十三、十四、十五3个旅,并成立了江汉、鄂东两个军区,从而使五师这支以分散游击为主的抗日武装,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了战略转变,成为一支拥有近2万野战军和3万余地方军的反内战重要战略力量。在此期间,李先念还把握时机,对不愿充当内战炮灰的河南国民党第十三游击纵队司令程道荣(程耀德)晓以大义,经周详、缜密的工作,使其率部5000余人与我“合作”(起义),加强了五师部队的反内战力量。对此,中共中央在91日给李先念等的电报中指出:“你们争取程道荣部队合作混编,是一个大成绩。” 
  根据抗战胜利后全国局势的变化发展,中共中央于9月间制定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并据此提出了“争取东北、巩固华北、坚持华中”的战略任务。在党中央的总体战略布局中,五师所处的中原地区以其特殊地位而成为我党力争控制的目标之一。李先念着眼全局,向中央提议集结王树声、戴季英率领的河南军区部队和王震、王首道率领的三五九旅南下支队,与五师靠拢,确立中原大局。他的这一富有战略远见的建议,很快得到了中共中央的同意。10月下旬,“三大主力”及冀鲁豫军区水东部队在桐柏山地区胜利会师。随即组建了以郑位三为代书记的中共中央中原局和以李先念为司令员、郑位三为政治委员,王震、王树声为副司令员的八路军新四军中原军区,下辖第一、二两个野战纵队和江汉、鄂东、河南三个军区,共约7万人。新建立的中原军区作为当时我党在全国的7大战略区之一,巍然屹立在中原前哨阵地,把守着华东、华北和东北解放区的大门。 
  在组织战略转变的同时,李先念积极着手开辟反内战的战略基地。当时,我鄂中、鄂东、鄂南、襄西、襄南、豫中、豫西等广大地区,相继被国民党军侵占。面对这一严峻局势,李先念等于928向中央提出了《夺取桐柏山地区》的作战计划。“计划”提出:夺取桐柏山地区,使“我阵地大开展,河南、湖北根据地连贯起来”。原准备待“三大主力”会师后,再开始实施这一计划,但由于国民党军企图截击我王戴部,李先念根据形势的变化,又于1012日向中央提出不等会师,适时由五师部队先行发起桐柏战役,以接应王戴部队南下。中央军委很快批复了这一计划。1020日,李先念亲率五师野战军发起桐柏战役。经过半个月的连续作战,桐柏战役第一阶段胜利结束,共歼敌2000余人,解放了桐柏、枣阳、新野、唐河4座县城,控制了桐柏山广大地区,为“三大主力”会师中原准备了战略回旋基地。“三大主力”会师后,李先念又指挥中原军区部队进行了桐柏战役第二阶段的作战,先后在唐河、枣阳等地反击国民党军队,又歼敌5000余人。1128日,中共中央在给中原局的电报中,充分评价了桐柏战役的战略作用:“你们最近在豫南、鄂北的行动已取得重要胜利,吸引了刘峙五六个军对着你们,这就大大帮助了刘伯承在平汉北段的作战。” 
  12月中旬,国民党第五、六两战区集中兵力向桐柏地区进逼,企图实施南北夹击。李先念洞察敌人阴谋,指挥主力部队越过平汉铁路,东进大别山,粉碎了敌人的合击计划。在部队东进过程中,中原军区部队曾面临着一次艰难的选择:是继续东进华东解放区,还是留在大别山牵制敌人。李先念以全局利益为第一,作出了牺牲局部利益、坚守中原阵地的抉择。在停战令下达前的194618日,他便以中原局名义电告中共中央并华中局:“我们已决定全部留原地坚持,大部分散游击,暂时集结4个旅,作游击性的运动战。”对此,中共中央及时于9日电复:“你们停止东进、北上的计划,在原地坚持是对的。望你们在最近一星期内计划控制较大地区及若干城镇,以便在停战时刻到后,你们能有较大地区立足及生存。”遵照中央指示,他率部控制了罗山、礼山、经扶、光山边境地区,并迅速立足。李先念关于坚持中原斗争的这一战略决策,充分地显示了他顾全大局、勇于担当的博大胸怀和傲视艰险、无所畏惧的革命胆略。时隔46年后的1992年,当年的中原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震在回忆起这段历史时,仍充满敬佩地说:“抗战结束后,先念同志若率部向东进入华东解放区,或向北到晋冀鲁豫解放区,那都是较顺利的事。但他从我党我军对付蒋介石发动新的内战全局出发,冒着巨大的危险,忠实地执行党中央、毛主席的战略部署,……顽强进行战略坚持达10个多月之久,为全党全军实现战硌转变赢得宝贵时间,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率部坚持中原地区斗争的过程中,李先念坚持以革命的两手来对付国民党反动派的反革命两手。他不仅在军事指挥上显示出了高超的艺术,挫败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军事进攻,而且在谈判桌上也显示出卓越的才能。1946110日停战令下达后,我中原军区部队恪守停战协定,以今大悟县宣化店为中心集结待命,而国民党军却无视停战令,不断进攻中原我军。在坚持自卫的原则下,李先念亲自领导了与国民党的停战谈判斗争,先后签订或达成“罗山协议”,“应山协议”和“汉口协议”。其间,他先赴汉口,后在宣化店,亲自与国民党进行谈判。尤其是在19465月,在获悉国民党军将于55日开始向中原地区发动进攻的计划后,李先念协助周恩来,与国民党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谈判斗争,揭露了国民党的阴谋,推迟了中原内战的爆发。与此同时,他还组织领导中原军民开展反围困斗争,积极开展生产自救,并亲自开荒种地,领导中原军民粉碎了国民党军对中原地区的经济封锁。 
  在坚持中原的日子里,李先念保持着高度清醒的头脑,一刻都没有放松教育部队,从各方面做好应付全面内战的准备。在国民党先后调遣30万大军将中原部队压缩围困在以宣化店为中心的狭小地带时,他一方面通过谈判斗争,以争取部队的“合法”转移,另一方面加紧武装突围的各项准备,使中原部队始终尽可能地处于主动和机动的战略地位。

(二)中原突围,出奇制胜

19466月下旬至7月底,李先念统帅中原军区部队举行了震惊中外的中原突围战役。他把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战略决策与中原地区的斗争实际紧密结合,正确进行战役决策,准确选择战役方向,巧妙实施战役计划,灵活运用作战形式,率领部队杀出了国民党军30余万人的重围,实现了伟大战略转移,胜利地拉开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帷幕。 
  19466月,蒋介石认为其内战部署就绪,密令郑州绥署主任刘峙统一指挥第五、第六战区部队,对包围已久的中原军区部队实施“围歼”,阴谋发动第二次“皖南事变”。面对强敌,李先念处险不惊,运筹帷幄,缜思断行,作出了中原突围的战略决断,并对突围的方向、时机以及方式进行了细密周详的部署。621日,他和中原局、中原军区的其他领导同志以中原局的名义致电中共中央,深刻分析了中原军区部队面临的严峻形势,认为向南突围有长江之隔,向东突围敌在津浦路上早已布有重兵,向北突围又有黄河阻挡,只有向西突围。由此提议:“中央能允许我们在本月底即开始实施主力突围的计划,即经鄂中分两个纵队,分别向陕南及武当山突围,然后转至陕甘宁边区。”对于部署中原突围的这一全面构想和决断,毛泽东于623日以中央名义复电给予了肯定:“所见甚是,同意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并充满信任地指示:“今后行动,一切由你们自己决定,不要请示,免延误时机。望团结奋斗,预祝你胜利。”根据中央批准的战役计划,李先念紧紧抓住战役的枢纽,作出了主力分南北两路向西,其他部队分别在东、西、北线配合行动的分路突围、相互策应的具体部署。为确保主力向西突围的成功,他巧妙安排第一纵队第一旅向东佯动,造成主力东进态势,以迷惑敌人;精心策划鄂东独立第二旅抽调精兵佯扮主力,在宣化店演出“空城计”。他为中原突围战役所进行的缜密运筹,为中原军区部队出奇制胜、赢得整个战役创造了重要条件。 
  1946626日,国民党军兵分4路,开始大举围攻中原解放区,由此公然挑起全面内战。当日晚,李先念和郑位三、王震、王树声、陈少敏、任质斌等,指挥中原军区部队奋起展开中原突围战役。他亲率中原局、中原军区首脑机关所在的北路军主力,与敌人展开了斗智斗勇的角力。他高度重视战役的首战,认真选定突破口,指挥部队出敌不意、攻敌不备,一举突破了敌重兵把守的平汉铁路“钢铁防线”,抢在敌人发动总攻之前,跳出其内层包围圈。他十分强调部队的快速动作,带领广大指战员发扬我军不畏艰苦、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与追堵之敌抢时间、比速度,越天河口一线,穿豫西南平原,跨唐、白二河,数度抢先通过敌人的封锁线,粉碎了敌人的一次次“合围”阴谋。他紧紧依靠当地人民群众,找到了抢渡丹江洪流的徒涉点,率部突破了丹江天险。他敢于进行战役中的局部决战,指挥部队在豫鄂陕三省交界的南化塘地区,与胡宗南号称“天下第一军”的整编第一师展开殊死搏斗,硬是从敌人的重围中杀出一条血路,辟开前进的通道。在他亲自率领与指挥下,北路军一路斩关夺隘,所向披靡,直指陕南。

在此期间,李先念还指挥了中原军区其他各路部队的突围行动。他指示一纵一旅和鄂东独二旅完成掩护任务后机动突围;他电示河南军区部队策应北路军突越平汉路封锁线后随北路军侧翼西进;他派得力干部在突围前夕赶赴江汉军区,传达对该部突围的指示。对以第一纵队主力组成的南路军的突围行动,李先念尤为关切。他电示十五旅主力,接应和掩护南路军突破平汉铁路;随后又根据敌情的变化,及时电告已越过平汉铁路的南路军如不能进入豫西地区,即西渡府河,继江汉军区之后抢渡襄河,进入武当山地区,并改变原定十五旅归还二纵建制的计划,令其随南路军渡襄河进入武当山。李先念这些灵活机动、因势而变的抉择部署,为中原军区各路部队胜利突围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在中原部队四面开花、胜利突围的过程中, 19467月上中旬,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根据国民党军将同时向我华中、山东、豫东、豫北解放区进攻的部署,及时对我军迎击国民党全面进攻原拟计划中的南线作战计划进行了调整,将外线出击改变为内线歼敌,指示华中我军立即在内线发起苏中战役。根据战局的变化,中央军委于75日电示李先念等:“你们的任务是活动于鄂西北、豫西南广大地区,一面保存自己,同时牵制敌人,这对全局贡献极大。”13日,毛泽东电示李先念等:“我中原军之任务,是以机动灵活之行动,在鄂、豫、皖、川、陕广大地境内,在外线牵制反动派大量军队,帮助我内线作战部队取得胜利。”15日,中共中央再次电示中原局:“牵制大批敌军,在敌后创立根据地,是我中原军的光荣战略任务。”对于党中央和毛泽东赋予的新的战略任务,李先念坚定不移、义无反顾,再次作出牺牲中原部队局部利益而有利全局的决断,指挥中原突围部队,放弃进入老解放区的预定计划,开始执行在外线牵制敌人的战略任务。他一面积极部署北路军的行动,一面电示其他各路突围部队执行中央指示。当他率领北路军主力突破敌在陕西商南县东赵川、梁家坟等地的阻击进入陕南地区后,即于723日在白鲁础研究部署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创建敌后根据地的工作,并于24日将部队分为7股行动。同时,他又电示南路军“在鄂西北创造游击根据地”;电示江汉军区部队“自取道路,立刻进川”;电告王震率领的北路军主力一部“转至山阳、商县以南地区,然后以团或营为单位分散活动”;电示河南军区部队“可在镇平、内乡、卢氏、洛南展开游击战争”等。根据中共中央和李先念的指示、中原突围各路部队迅速结束突围战役,积极投入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创建敌后根据地的新任务中。至此,中原突围战役胜利结束。 
  李先念亲自部署和指挥的中原突围战役,是中国革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占有特殊地位。中原突围战役,无论在政治上、军事上,还是在战略上、战役上,均取得了全面的胜利。在政治上,它揭露了国民党蒋介石“假和谈、真内战”的阴谋,昭示了蒋家王朝反动、虚弱的本质,显示了人民军队的强大威力,鼓舞和坚定了全党、全军打败蒋介石的革命信念。在军事上,它一举破灭了蒋介石制造第二个“皖南事变”的幻想,夺取了解放战争首战的胜利。在战略上,它先后共牵制国民党军15个整编师32个旅共约36万人,有力地支援了华东、华北、东北兄弟解放区的作战。在具体战役上,它不仅胜利实现了战略转移目的,而且保存了80%以上的军力,取得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辉煌战绩。中原突围战役的全面胜利,显示了李先念超凡的胆略和智慧,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军事思想中关于战略转移的理论和实践。正如新华社19926月播发的《李先念同志生平》中所指出的那样:“中原突围战役,充分显示了李先念和中原军区部队高度的全局观念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慨,以及他统帅大兵团同强大敌人作战的战略战术和指挥艺术。”

(三)开辟战场,外线牵敌

19468月至19472月,李先念为执行中共中央新的战略决策,领导指挥中原突围部队在敌后创建了豫鄂陕、鄂西北两个根据地,同时还重组和发展大别山、桐柏山、大洪山等地的游击战争,形成了与解放区正面战场相呼应的广阔中原敌后战场,牵制了国民党军大量有生力量,继续有力地配合了兄弟部队在内线战场的作战。 
  中原突围战役结束后,李先念亲自领导创建了豫鄂陕革命根据地。他根据毛泽东军事思想中关于根据地建设的理论,结合豫鄂陕边区的具体实际,进行了创造性的工作。 
  在部署创建豫鄂陕根据地的过程中,李先念大力实施以武装斗争为先导。8月初,当北路军与陕南游击队胜利会师后,他及时将两部合编,使中原军区部队如虎添翼。在此基础上,他将部队按地域初步划分为3个军分区,然后,严令并鼓励各部克服一切困难,坚决依照计划迅速到达指定地区,开展游击斗争,打击国民党乡保武装,摧毁其反动政权。 
  为造成建立根据地的有利条件,李先念向中央提议,要求晋冀鲁豫军区、陕甘宁边区及陕西工委展开更有效的行动进行策应,牵制和调动一部分进攻之敌。同时建议太岳军区加强对黄河地区的工作,并派一部游击部队渡河发展,打通华北解放区与豫鄂陕边区的联系。中共中央对李先念的提议高度重视,指示晋冀鲁豫野战军、西北局等部积极采取战略行动,从而使豫鄂陕边区的敌情大大缓解。李先念抓紧这一有利时机,率部广泛发动群众,建立民主政权和地方武装,很快打开了创建豫鄂陕根据地的新局面。 
  对豫鄂陕根据地各项工作的开展,李先念在任质斌协助下作了精心运筹和全面部署。他于822日向北路军发出了《为创建豫鄂陕根据地而斗争》的指示,27日又向中央军委作了《加紧根据地建设》的报告,系统地闸述了创建豫鄂陕根据地的战略思想,对部队的分散与集中,争取、团结和依靠群众,建立地方政权组织,培植地方武装,开展统一战线工作,解决部队给养,以及安排、使用干部等间题,确定了具体的方针、原则与方法。他强调指出:“目前摆在我们面前的唯一出路,只有按中央指示,在豫鄂陕边区发动大规模的游击战争,创建豫鄂陕边根据地,以此来争取我们的生存,掩护我南路军在川鄂陕地区创造根据地的行动,以此来支持陕甘宁边区及晋冀鲁豫边区甚至整个华北、华东的斗争,以此来增强我党我军在西北的有利战略地位。” 
  为改变中原部队在孤悬敌后的外线作战中的劣势地位,李先念还从豫鄂陕边区的实际出发,施行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政策和策略。政治上,他十分注意团结和宣传群众以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实行灵活有效的统一战线政策。我军在根据地中心区建立民主政权,一般只派县、区、乡长,对原国民党保甲长则主要是教育利用,使其为新政权服务。中心区外围则建立两面政权,使其暗中助我,明可“支敌事敌”。另外,以“坚决的军事进攻与统一战线之配合”来瓦解敌军。经济上,实行减租减息政策,使贫雇农得到利益,从而取得根据地人民的大力支持。军事上,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打击和消灭敌人。由于采取了这些积极有力的措施,中原军区部队迅速变劣势为优势,变不利为有利,保证了我军在创建豫鄂陕根据地中的主动地位。 
  在李先念的亲自领导下,豫鄂陕根据地的开辟与创建工作顺利进行。到9月中旬,豫鄂陕根据地已建立了4个地委和军分区,14个县(工)委和县政府(办事处),地方武装发展到2000多人。豫鄂陕根据地的各项工作逐步开展后,李先念又向中央提出了组建豫鄂陕边区党委和军区的建议,得到中央批准。924日,他亲自主持召开了区党委和军区成立大会。至此,豫鄂陕根据地正式创立。同日,李先念向中央报告说:我中原军区北路军在此地“生根立足的阶段当可迅速结束,并逐渐步入大发展及创造正规根据地的阶段。” 
  李先念在亲自指挥北路军创建豫鄂陕根据地的同时,还指挥南路军、十五旅主力和江汉军区部队在鄂西北共同创建了鄂西北根据地,指挥鄂东独二旅以及留下的游击武装,在大别山、桐柏山、大洪山等地坚持开展敌后游击战争。 
  豫鄂陕根据地的工作全面展开后,李先念奉命于194610月返回延安。11月,中共中央决定中原局设在延安。在党中央和毛泽东的直接领导下,李先念又与中原局其他同志一道,继续指挥了中原军区在外线作战的各路部队和豫鄂陕、鄂西北根据地的斗争。他一方面对巩固与扩大豫鄂陕、鄂西北根据地给予极大关切,对这两个根据地的发展方向和工作方针、原则及方法作了许多具体指示;另一方面,对重组与坚持中原地区的游击战争给予了高度重视,强调要加强与统一领导留在原地坚持的武装,重创新的局面。 
  从中原突围后至19472月,中原部队在敌后转战了7个月。而这段时期,全国解放战争正处于战略防御阶段的关键时期。李先念率领中原军区部队在这7个月中,不仅在敌后开辟了两个新的战略基地,而且重组与坚持了原中原解放区的游击战争,继续牵制了国民党大量正规军,多时达32个旅,中则24个旅,少也有14个旅,还牵制了大量保安团队。所有这些,既从战略上有力地配合了各放区正面战场,支援了在内线作战的兄弟部队粉碎蒋军的进攻,又创造了解放战争时期坚持和发展敌后游击战争的新经验,还为战略反攻中原准备了条件。 

(四)投入反攻,饮马江汉

19472月以后,李先念继续领导和指挥转战外线的中原军区各支部队。他根据全国解放战争形势的发展,进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为保存中原军区骨干力量,为党中央作出挺进中原的战略决策,为重建大别山革命根据地,均作出了重要贡献。 
  全国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反攻的前夕,中共中央统于19472月发出了《迎接中国革命新高潮》的指示。李先念通观全局,分析中原地区在全国战略反攻中的重要地位,结合战斗在那里的中原军区各支部队的不同情况,作出了一些重要部署。 
  根据豫鄂陕边区敌情空前严重的实际和中共中央将主动撤出延安的战略部署,他电告豫鄂陕军区部队,“必须有两种准备,一是准备北渡……二是准备北渡不成,在河南、陕西游击坚持……同时可能必须分批北渡”。根据这一指示,并报中央军委批准,豫鄂陕军区部队7000余人,于1947年二三月间分批北渡黄河,进入山西晋城休整,从而为反攻中原积蓄了一支骨于武装。豫鄂陕军区主力进入晋城之后,他又亲率辗转到达延安的中原军区干部战士400余人,于414日从晋绥解放区出发,5月中旬到达晋城,同豫鄂陕军区部队会合。他还数次致电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建议山西及晋冀鲁豫解放区抽拨一部分兵员补充豫鄂陕军区部队。这一建议得到了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批准。 
  在晋城,李先念一面领导豫鄂陕军区主力的整编补充工作,一面继续指挥已转入外线作战的鄂西北军区部队积极在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并将这些部队的活动情况及时上报中共中央,为中央作出有关战略决策提供依据。515日,他电示鄂西北军区张才千、李人林部,要求他们联络和集中中原地区的零散部队,指出联络和集中的原则是:“已经立住脚根的部队要他们坚持,并说明只要能坚持一个时期,情况是会好转的,前途是光明的。要能坚持得住,必须认真依靠群众。假使还未立住脚根而又有被消灭的危险,当随你们行动。”根据中共中央和李先念的指示,张才千、李人林率领所部先后联络集中和会合了在鄂西北等地坚持斗争的罗厚福、吴昌炽、熊心乐及黄民伟、江贤玉、沈甸之、王鸿荣、曾昌华等部,组成了“中原游击纵队”,成为党在鄂西北地区的一支核心武装。中原游击纵队成立后,一面积极打击敌乡保武装,一面抓紧收拢分散坚持斗争的中原军区小股部队,队伍不断壮大。该纵队后根据斗争需要北上豫皖苏,改编成为中原独立旅。618日,李先念又致电中央军委,报告了中原游击纵队改编为中原独立旅的情况,同时还报告了鄂西北军区副司令员刘昌毅部、一纵二旅旅长杨秀坤部,以及鄂西北和鄂中、豫南等地我部队活动的情况。这些情况,为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作出挺进中原的伟大战略决策提供了重要依据。 
  当解放战争战略反攻的序幕拉开之后,李先念作为晋翼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亲率经过休整补充的由原豫鄂陕军区部队改编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十二纵队,参加了反攻中原的作战。85日,他亲率十二纵队8300余人,从山西晋城出发,挥师东进,继而南下中原,沿途攻克河南通许、扶沟等县城。10月上旬,他同陈毅一起抵河南淮阳。陈毅根据他的汇报,对十二纵队连以上干部作了重要讲话,高度评价了中原军区部队的历史功绩,极大地鼓舞了部队士气。112日,他率部队胜利抵达河南光山,同跃进大别山的刘邓大军胜利会师,投入了重建大别山根据地的斗争。126日,他亲率第十二纵队在黄安华家河与中原独立旅会合,组成新的江汉军区,并对重建江汉根据地的方针、政策和部署作了指示。根据他的部署和指示,江汉军区部队和地方干部12万人,西越平汉路,很快恢复和发展了江汉根据地。为此,陈毅吟诗赞曰:“江汉飞传刘邓捷,中原重见李郑回。” 
  从19458月至194712月,在中原突围前后两年多艰苦卓绝的军事斗争实践中,李先念始终坚定不移地、创造性地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战略部署,在极为艰险复杂的战争进程中,显示了灵活的斗争艺术和卓越的指挥才能。他审时度势,深谋善断,灵活制敌;他胆识超凡,履危蹈险,百折不挠。他不愧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他为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所建树的独特功勋,永垂青史。

  

(摘自湖北党史网。何光耀: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湖北省新四军研究会常务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