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上下左右

上下左右

从阳新抗战事实看爱国主义精神的弘扬

发布时间:2016-08-29  所属栏目:上下左右  点击次数:255  返回上页

 

从阳新抗战事实看爱国主义精神的弘扬

曹仕力

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是在中华民族漫长的历史过程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在抗日战争时期、在以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指引下,这一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得到了充分地发扬,成为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巨大力量.爱国主义是一个历史范畴,在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具体内容。爱国主义作为一种时代的民族精神,必然受到时代社会的影响,二者互为作用。阳新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老苏区,在抗日战争中,这里的人民同全国人民一道,同日本帝国主义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历史篇章。本文仅从阳新抗战史实,浅谈爱国主义精神弘扬与社会环境的必然联系。

一、国共合作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和巩固是中华民族爱国主义光荣传统得以充分发扬的前提和基础。

抗日战争是中、日两个民族之间展开的一场侵略、掠夺与反侵略、反掠夺的民族战争。这一时期爱国主义主要内容便是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正因为是一场民族战争,就必顺团结中华民族各阶层、各党派,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共同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 

19379月,自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中共中央公布国共合作宣言》之后,以国共合作为主要内容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便宣告建立,从而为抗日活动的全面开展创造了条件。在阳新,中共阳新县委也同国民党阳新当局积极合作,促进了阳新民众抗日救国浪潮的高涨。例如,《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广泛地印发;新四军通讯处的设立;县初级中学、民众教育林馆、鄂南日报社所开展的抗日宣传活动等。特别是武汉会战期间,阳新作为第九战区防御的重要区域,抗日宣传和支前运动是轰轰烈烈、扎扎实实。

1938年初,由共产党人朱直节等领导的县民众教育馆,以写标语、出墙报、演讲等不同形式,频繁地开展抗日救国的宣传活动。他们组织的学生化装宣传队,高唱着《大刀歌》、《义勇军进行曲》、《流亡三部曲》深入农村。在当时,活跃在阳新的抗日怒吼宣传队,以难民亲身经历的生动表演,吸引了各界人士。人民群众通过对日本帝国主义烧、杀、奸、掳场面的再现,爱国主义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憾。“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把日本强盗赶出中国去!”已不仅仅是一种口号,而是发自人民内心的强烈呼声。在阳新刘家湾的一场抗日宣传晚会上,不等演出结束,便有人站起来大声问道:“如果日本鬼子打来,我们怎么办?”当场就有人回答“如果日本强盗打来,我们总是没有好日子过得的,要说逃,我们也不能把田地、房屋背着走。逃是死路一条,要是白白等死,那还不如团结起来与他们拼了。”群众的抗日激情高涨到极点。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抗日宣传活动的蓬勃开展创造了条件,其结果必然促使全民族爱国主义激情的高涨,并且成为抗日救国的爱国主义的具体行动。

19386月,第九战区为实现利用富河南北山地阻敌西进的目的,决定在阳新修筑鸡笼山――枫林――排市;获田桥――三溪口――东源;海口――潘桥――白沙三道防御工事。命令下达后,阳新数万名劳力日夜苦干,仅用一个月时间便完成各种军事工事的修筑任务。7月初,当战斗还在九江一带激烈进行时,第九战区所属部队调动频繁,帮助部队渡过河网地区的任务,大都由阳新人民担任。仅十天中,阳新共征用各种船只万艘次,军民协力,从而保证部队能够及时到达指定位置投入战斗。 

因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仅成为团结全国人民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一种组织形式,而且在此之下的抗日宣传活动,也将抗日救国这一爱国主义思想根植全国各阶层人民的脑海之中,人民的抗日呼声和抗日行动,正是爱国主义精神激发和弘扬的具体反映。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爱国主义精神弘扬的前提和基础,破坏和分裂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则限制和影响民众爱国主义精神的发扬。抗日战争时期,以国共合作为主要内容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作为当时中国最主要的政治力量,在中日民族的战争中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同时由于国共两党基本政治观点的差异,统一战线内部不可避免地存在激烈的阶级斗争。1939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后,决定实行“溶共”、“防共”、“限共”的反动政策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方针,致使统一战线内出现危机。

193812月,原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南京政府的建立,阳新的汉奸也在日军的扶持下建立起相应的伪政府。这种由上而下建立的伪政府,对中国人民的抗日救国事业危害极大,其宣传上的欺骗性和统治上的残酷性,不仅使一部分缺乏民族气节分子投入卖国求荣的行列,法西斯统治更极大地压制了民众爱国主义热情。同时,随着国民党反共政策的确立和反共浪潮的升级,地方顽固派开始向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和民主根据地方动疯狂的进攻,有时甚至与日、伪军勾结,大肆进行亲者痛、伪者快的勾当。1942年底,国民党第九战区和湘鄂赣挺进军,对鄂南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围攻,不仅削弱的抗日的有生力量,而且严重地挫伤了民众的爱国热情。

二、民族的命运,时代的使命,是抗日战争时期爱国主义的共同主题,造就全民族抗战的社会氛围,是激发爱国主义精神的保证。

“七、七”事变后,中华民族的危机日益加剧。193778日,中共中央在其通电中即向全国人民呼吁:“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同时,中国共产党为挽救民族的命运,率先担当起时代的使命。为此,在其政治纲领及路线、方针、政策上作了相应地转变和调整。

在此之后,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政府也逐渐地转变立场,决心抗战。19383月,国民党在其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指出:“此次抗战,为国家民族存亡所系,人人旨当献其生命,以争取国家民族之生命”。尽管国民党方面立场转变迟缓,并且具有一定局限性,但依然表现了挽救民族,共赴国难这一主题。

国共合作的最终形成,抗日救国便成为国共两党以至全民族共同的主题,全民族抗敌的社会氛围也随之形成。在此之下,全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便获得充分发挥的社会环境。表现在与日军作战中,其精神气概更为突出。 

1938824日,日军攻占江西瑞昌后,战事便在阳新境内展开。在沿江方面的富池口、半壁山要塞,中国军队第98193师,在日军海、陆、空军强大火力攻击下,居险死守。104日,日军波田支队和特别陆战队,在32艘军舰和80余架飞机的掩护下,向半壁山要塞发起疯狂进攻。倾刻间,半壁山弹丸之地被炸成焦土。“守军第1931124团二营,在飞机、舰炮、毒气的攻击下伤亡惨重,除营长高济川受重伤,生还官兵60余人,余均作壮烈牺牲。”在排市方面,中国军队第60184师,奉命在石梯、牛头山一带阻敌,101日,日军乘清晨大雾,大举进攻石梯,该师1035团虽伤亡惨重,但在团长曾泽生督率下顽强抵抗。“敌睹此,预料战局难以展开,乃施放毒气,我1085团官兵纷纷倒地,伤亡殆尽。后经1086团一部增援,战历1小时,又伤亡惨重,最后两团一切杂项官兵、夫役均加作战,情况惨烈,为前所未有。”这些英勇的战斗和顽强抵抗,有效地迟滞了日军的进攻。现时,中国土兵英勇顽强的献身壮举,更是爱国主义精神的体现。

董正琳,54394连班长。1938926日,在大王店战斗中,在全排仅存10余人的的情况下,誓死抵抗,并对土兵高呼:“军人要死于阵地为光荣,不要贪生怕死,有辱国家民族。”战至最后未丢一寸阵地。 将佩有,1166919连班长,在阳新凤凰山战斗中,在身负重伤阵地仅趣一人的情况下,以数枚手榴弹绑于腰间,待敌接近引炮,与敌同归于尽。冯竞伯,前清优贡生,历任阳新高等小学教员、校长 。阳新沦陷后,他避居深山开办私熟。 阳新县政府为笼络贤能,曾多次聘请他出任县立中学教员和县志主编,均遭拒绝。他常言道:“吾年已逾七十,值大敌当前,虽不能抗以武力,何难抗以死,屈身负国,宁死不为。”其爱国精神和民族气节表现得淋漓尽至。

由此可见,全民抗敌、共御外辱的社会氛围的造就,广大人民便将抗日救国视为各自的已任,以抗日献身为荣,以卖国求存为耻。在为国家为民族的紧要关头,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便成为人民的自觉行动。 

三、中国共产党和所领导的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是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楷模和典范。

中国共产党一向以争取民族 立和人民的自由、解放为为已任。当中日民族矛盾上升为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以民族和国家的利益为重,顺应历史的潮流,抛弃前嫌,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发扬光大着中华民族爱国主义这一光荣传统,以自身的行动在全国人民心目中树立起光辉的形象。

1937年底,当阳新红军游击队改编东进后,中国共产党从绐至终地领导着这一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193712月,红军长赵勤受中共湘鄂赣特委之命,来阳新恢复中共阳新县委并组建新四军通讯。19381月,赵勤为阳新地方顽固势力杀害。同月,马泛舟继任中共阳新县委书记,并积极地配合中共阳新中心县委开展抗日宣传活动。19385月,阳新地方顽固势力制造旨及部分基层党组织成员十余人被捕。在狱中,面对刑讯逼供,刘青、马泛舟等共产党人大义凛然、义正辞严地同国民党阳新当局开展说理斗争。后经经八路军武汉办事处营救脱险。武汉失守后,刘青、马泛舟根据上级指示,进至阳新项家山地区,积极组建敌后抗日武装。在同国民党阳新第二区马振亚部谈判时遇难。刑前,刘青、马泛舟及大冶县委宣传部长郭亮等共产党人坚贞不屈,痛斥国民党顽固派置民族利落益而不顾的行径,以鲜血和生命谱写了爱国献身的颂歌。

“项家山惨案”后,共产党人并没被日军的大兵压境和顽固势力的残酷迫害所吓倒,在中共鄂南特委的领导下,又在阳新边境地区相继组建起金凤区工委、阳大临时县委和阳通工委。这些党组织利用日军与国民党军队对峙的空间地带,开展联络失散党员、收集日军情报和抗日宣宣传活动。共产党人的大无畏牺牲精神,不仅是爱国主义精神的体现,而且也影响一大批具有爱国之心的仁人志士。朱超,原国民党某补充营营长,是一名爱国军人。在国民党消极抗战政策影响下,虽有一腔爱国热情,也无法报效国家,后经阳通工委书记雷同帮肋,朱超终于脱离国民党队,成为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员。1942年夏,中共阳大工委同国民党湘鄂赣边区第三世界国家20支队谈判成功。在这其中,“金海王”程荆门除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更是为共产党人桂平、黄道平等人的高风亮节的爱国主义情操所影响。同年10月,20支队在与日军的激战中,其第二大队大队长柯禹门,奋勇杀敌,最后战死沙场,其爱国主义精神在行动上得到充分体现。

在共产党领导的阳大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由于认真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以及广大共产党的先锋模范作用使根据地人民的抗日斗志和爱国主义激情空前高涨。一大批抗日群众团体,将根据地的男女老少紧密地团结起来,如“抗日十人团”的站岗放哨,传递消息,维护根据地秩序;“妇女救国会”的拥军慰劳,洗衣做饭,照料伤员;“战地青年服务团”的支前、宣传;“商民救国会”的献金、捐粮等。从而使广大人民各自尽其所能地发挥着爱国主义热情,敌后抗日根据地真正成为埋葬日本帝国主义的汪洋大海。

纵观抗日战争整个历程,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坚持在斗争中求团结,在斗争中求发展的战略方针,积极地深入敌后,以自身的行动影响着广大的人了群众,使以抗日救国为具体内容的爱国主义成为时代民族精神的主旋律。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便是中国人民爱国主义精神得到充分弘扬的必然结果。

前车之鉴,后世之师,作为历史的经验;我们应当认真的总结。如今,当我们进行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期,爱国主义便是动员和鼓舞中国人民团结奋斗的一面旗帜,是推动我们社会历史前进的巨大力量,是各族人民共同的精神支柱。在当今中国,爱国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一致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爱国主义的主题。这正如邓小平同志指出的:“中国人民有自已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以热爱祖国、贡献全部力量建设社会主义国家为最大光荣,以损害社会主义国家利益、尊严和荣誉为最大耻辱。”因此,我们必须认真地总结抗日战争时期爱国主义精神弘扬的经验,并作用于当代,使爱国主义精神再度弘扬,以争取社会主义建设新的胜利。

(摘自阳新档案史志网。曹仕力,阳新档案史志局局长)